书架
现代言情

许你一场盛世繁华

主角:沈于瑜 盛祈南

作者:小多鱼呀小多鱼

31.2 万字 | 完本 | 2020-03-16 10:41

微信阅读
放入书架
<

阅读方法

1.按下图方法,关注微信公众号:

无忧美文复制

2.回复书号:53393 或书名:

许你一场盛世繁华复制
复制成功
朕知道了 打开微信搜索
↓↓↓ 离线阅读有记录,看书不迷路 ↓↓↓

app内找书技巧,可以搜索书名、作者或主角名试试!

由作者小多鱼呀小多鱼所著的《许你一场盛世繁华》的主角是沈于瑜盛祈南,讲述的是我被盛祈南收养长大,背负着不共戴天的仇怨,余生只为向他赎罪.他曾惊艳过我的岁月,也曾给我的世界披上灰色的阴霾,更是我此生都不愿提及,埋藏在心里的秘密……

精彩阅读

第二天醒来,沈于瑜抚了抚有些发烫的额头,透过小窗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,淡淡一笑:“下雪了啊……”

“于瑜,多穿点,外面下雪了,你身子骨儿差,别感冒了。”

张妈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她,这十年,不管春夏秋冬,只要她醒来,总会叮嘱几句,像她妈妈一样温柔。

她应了一声,穿上了那件唯一,已经穿了几年的大衣,出门时,张妈看见她有些心酸:“于瑜啊…你就服个软,问少爷拿点钱买衣服吧,你这衣服都穿了几年了,这大冬天的别给冻坏了…”

沈于瑜笑了笑坚定的摇摇头,迎着风雪骑上了那辆也快散架的单车。

盛祈南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施舍给她任何东西,包括钱财衣物。要施舍,也只能是他给的。

从八岁开始,她想要什么,就必须极尽所能的讨好他,他也似乎很享受把她踩在脚下,看她摇尾乞怜的的感觉。

他不允许她叫他哥哥,所以她一遍遍的叫着盛祈南,盛祈南…以至于后来,这个名字在她的脑海里根深蒂固。

身后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,她尽量靠边行驶,一辆劳斯莱斯幻影从她身边经过,透过半开的车窗,她对上了盛祈南的视线,目光浅浅交错之后,车渐远。

“少爷,在下雪,小姐连把雨伞都没有,要不要我叫她一声?”司机陆臣有些担心的开口。

“多事,你是想退休了么?”盛祈南透过后视镜,看着在飞雪中渐行渐远的瘦小身影,眼底一片冰冷。

到了学校,肖微看见沈于瑜浑身湿漉漉的样子一脸震惊:“鱼鱼你疯了呀?大雪天你骑单车来还不打雨伞!我给你带的牛奶还是热的,赶紧给我喝了!”

沈于瑜接过肖微递过来的热牛奶,微微一笑,干裂的嘴唇溢出了一抹鲜红。

肖微深吸了一口气,眉头都皱起来了:“你爸妈不管你吃饭穿衣,把你送来学画画也没见他们来过一次,一件衣服洗得颜色都没了也没说买件新的,你是亲生的吗?”

“我…我爸妈十年前去世了,跟他们没关系…”沈于瑜说完,脱下湿透的外套,喝了口温热的牛奶,从始至终的淡然微笑,看得让人心疼。

肖微有些难受的揉了揉她湿漉漉的长发:“我们从高中认识到现在,你今天才跟我说两句掏心窝子的话,那这些年你怎么过来的?跟谁过?”

跟谁过?

沈于瑜没有立刻回答,她在想,该怎么对别人称呼盛祈南,哥哥么?还是收养她的人?

“哥哥。”思量片刻她还是如此说了。

肖微有些生气:“你亲哥哥吗?就算只是亲戚吧,也不至于让你过得这么惨吧?我看你平时没完没了做兼职连生活费都够呛,也不带管管的,这次老师让买的颜料你买了吗?”

沈于瑜摇摇头,握紧了牛奶盒:“暂时买不了,兼职工资还有两天才发呢。”

三年前盛祈南醉酒,她第一次看到了他脆弱的模样,那一地的红酒混合着玻璃碎片,还有他们两人的鲜血。

她想给他包扎伤口,却被他推开,碎玻璃深深的扎进了她的肉里,他咆哮:“我不需要你来可怜我!不许用那种眼神看我,滚出去!”

是啊,在他眼里,她是仇人的女儿,对她也只有恨,能收养她已经是大发慈悲了。

后来,因为工作他一声不响的出国,她也再没有求过他施舍,甚至连饭都不在盛家吃,全靠兼职维持生活开销。

她不想欠盛祈南的,这些年来她也一直坚信父母绝对没有干伤害别人的事,总有一天她会查清楚事情真相,还爸妈一个清白。

“肖微,你家小可爱今天怎么了?这是顶着雪过来的?都冻蔫吧了。”

欧阳白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,他是沈于瑜在学校接触的第二个人。

突然,欧阳白伸手摸了摸沈于瑜的额头:“看吧,果然发烧了。”语气里带着一丝抱怨,他将自己的围巾取下来裹在了她的脖子上:“你要是病倒了,咱们肖微又得担心得茶不思饭不想了。”

沈于瑜抬眼看着他,心里好像多了一头小鹿,他的笑容像是冬日暖阳,让每一片雪花都温暖了起来,碎发下的眸子里像是藏着浩瀚星辰,他是她见过的,第二个好看的人,第一个,是盛祈南。

当年盛沈两家相识,盛祈南也算惊艳了她的童年,嗯…也有惊吓吧。

“那个人是谁?”画室外的走廊上,盛祈南的目光落在沈于瑜和欧阳白的身上,冰冷里闪烁着怒火。

一旁的校长脸上堆笑:“盛总,那个是欧阳家的公子,您应该听说过,上大三,平时他们仨关系比较好。”

“我不希望看见他再出现在美大。不,是不允许他出现在帝都。”盛祈南说完,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。

对他来说,沈于瑜这辈子只剩下赎罪,他不允许任何人救赎她。

放学后,沈于瑜拖着疲惫的身体,推着单车站在校门外,手里拿着那条白色的围巾,她在等欧阳白。

“鱼鱼,你是等欧阳白吗?他家里有事儿,中午就回去了。”肖微小跑而来,掏出了一包东西:“他回家之前托我带给你的感冒药,回去别忘了吃啊。”

沈于瑜看着药,犹豫了一下没有伸手去接,而是把围巾塞给了肖微:“我没事,围巾你帮我还给他,我先回去了。”盛祈南回来了,她得按时回家,兼职也不能去做了。

肖微将小袋子塞进了她怀里:“你不会看不出来小白喜欢你吧?别扭扭捏捏的哈,拿着。”

沈于瑜略显苍白的脸颊多了两抹红晕:“薇薇你不许胡说,我先回去了…”

说完她推着单车离开,刚走没两步,熟悉的车飞驰而来,一个急刹停在了离她不到一米远的地方。

显示全部

类似小说

相关资讯

评论

我要跟帖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