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都市

狂龙战医

主角:萧叶 慕倾城作者:我本疯狂工作室

题材:爽文兵王状态:连载

177.85 万字 | 连载 | 2019-10-09 08:42

微信阅读
放入书架
<

阅读方法

1.按下图方法,关注微信公众号:

半塘推文复制

2.回复书号:43326 或书名:

狂龙战医复制
复制成功
朕知道了 打开微信搜索
↓↓↓ 离线阅读有记录,看书不迷路 ↓↓↓

app内找书技巧,可以搜索书名、作者或主角名试试!

《狂龙战医》是作者我本疯狂工作室创作的都市热血爽文,主角萧叶慕倾城,全文讲述了华夏成立之后,西山很长一段时间是军方的驻地,如今依然有不少军方机构在那里。萧叶的家也在西山。汽车里,萧叶看着窗外灯火璀璨的高楼大厦,脑海里回应着自己在部队的点点滴滴,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失落。六年军旅生涯,让他对军营产生了感情,将战龙特种部队当成了自己的另一个家。而如今,他被迫离家,宛如被抛弃的孩子,怎能不失落?

精彩阅读

清晨,一抹晨光从窄小的窗户里射入了房间,让原本漆黑的房间变得明亮了起来。

十公分的窗户,钢板打造的墙壁和房门,混凝土堆砌的床,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监控器......

这是一间特殊的房间,准确地说是Y国某军事监狱的一间牢房。

牢房里,萧叶趴在地上,一只手置于背后,一只手撑地做俯卧撑,速度极快。

借着晨光,可以清晰地看到,他有着一张标准的国字脸,五官端正,棱角分明,表情坚毅。

他有着如同小牛犊子一般健壮的身躯,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肌肉将黑色的训练背心撑得鼓鼓的。

此刻,无论是他上身的黑色背心,还是腿上的迷彩裤,都已被汗水浸透,唯有混凝土床上那件特种作战服是干的。

特种作战服叠得很整齐,上面染着多处血迹,血迹早已干了,但在晨光下依然十分刺眼。

那是敌人的血迹,也是他战斗的记忆!

萧叶半个月前被抽调到维和部队,来到非洲Y国执行维和任务。

五天前,他参加了一场战斗。

在那场战斗中,他凭借强大的单兵作战能力和应变能力,先后击杀数名恐怖份子,成功将二百三十一名人质全部救出,本应成为英雄,如今却被关押在Y国的军事基地监狱!

蓦然——

萧叶的动作停了下来。

他听到有脚步声由远及近,有人朝着牢房走来。

“嘀......”

很快的,伴随着一声轻响,沉重的钢制房门自动打开,一名中年男人出现在萧叶的眼前。

中年男人穿着一身军装,臂章上绣着一颗金星,那是他身份地位的象征!

“首~长好!”

看到中年男人,萧叶先是微微一怔,然后第一时间双脚并拢,抬头挺胸,向中年男人敬礼问好。

姓陈名永刚的中年男人是萧叶所在部队的掌舵者。

“我要跟我的士兵交流,请关掉监控器,谢谢。”

陈永刚没有回应萧叶,而是扭头冲身后的一名黑人军人说道。

“好的,长官。”。

黑人军人点头,然后立即用无线电通知监控人员,关掉这间牢房的监控设备。

“受苦了。”

当黑人军人离开后,陈永刚步入牢房,歉意地看着萧叶。

“报告首~长,这点苦对于任何一名华下军人来说不值得一提,但我很憋屈!”萧叶放下手臂,沉声回应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陈永刚皱眉问道,他得知的情况是,萧叶在五天前那场战斗中未能严格执行命令,导致一名美籍维和部队成员在行动中牺牲。

“那天,维和部队执行营救人质任务。因为指挥官的失误,部队进入小镇之后遭到恐怖份子的伏击,情况十分危急。其中,那名担任突击手的美籍特战队员被堵在一栋木屋里。”

萧叶回忆起当天的战斗情形,一字一句道:“当时,部队指挥官,来自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的汉森,命令我临时客串突击手,去营救他的战友。”

“我观察了一下当时的情形,并没有执行他的命令。倒不是我怕死,而是我觉得他的命令是错误的。”

“那你是怎么做的?”陈永刚继续问。

“我第一时间脱离了退伍,然后绕到镇子后方,潜入人质营,击毙了八名恐怖份子,成功解救二百三十一名人质,然后又抢走恐怖份子一辆坦克,从后方突袭恐怖份子,协助战友将所有恐怖份子剿灭!”

萧叶铿锵有力地说道:“首~长,我不敢说我决定了那场行动的胜利,但我可以肯定,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人质营,哪怕杀光所有的恐怖份子,人质也会死!

因为,当我抵人质营的时候,恐怖份子已经准备杀害人质了——他们在人质营安装了定时炸弹,要直接炸毁人质营!”

“可是,那个叫汉森的王八蛋,却说我害死了他的战友,把我关在这里,还要将我告上军事法庭!

妈~的,美籍特战队员的命是命,人质的命就不是命了吗?那里可有二百三十一名人质,更有我们一百二十八名华人同胞!”

说到最后,萧叶气得浑身都在哆嗦,心中后怕至极!

他无法想象,如果因为自己的无能,导致人质被恐怖份子残忍杀害的话,自己会是怎样一种心情。

但他可以肯定,那会成为他军旅生涯乃至人生中最恐怖的噩梦!

“我知道了,先离开这里。”

陈永刚点了点头,他相信自己的兵,也相信身为特种部队王牌的萧叶,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。

“是,首~长!”

萧叶大声领命,转身走到混凝土床前,将自己的外套拿在手中,然后跟着陈永刚离开了关押了自己五天的牢房。

随后,萧叶与陈永刚在一名黑人军人的领路下,顺利穿过监狱走廊,通过两道关卡,然后乘坐需要指纹验证的电梯,来到地面。

监狱在地下,地面是Y国的一个军事基地,如今是维和部队的指挥部。

指挥部里,以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汉森为首的维和部队成员都在,似乎在等待着萧叶。

“该死的混蛋,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——你不配当军人,更不配当特战队员!”

当萧叶与陈永刚出现后,来自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的汉森,一脸阴沉地辱骂道。

“愚蠢的美国佬,我们的任务是解救人质,如果人质死了,我们剿灭再多的恐怖份子也是任务失败。”

萧叶冷冷地盯着汉森,一字一句道:“你为了掩盖你的指挥错误,将所有责任推卸到我的身上,这种行为真让人作呕!”

“放屁,如果你执行我的命令,我们不但可以救出人质,而且我的战友也不会牺牲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真想在全球特种兵大赛上狠狠地教训你这个菜鸟!”

汉森被戳到了内心的痛处,有些恼怒地回道,然后想到了什么,冷笑一声,道:“当然,你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了!”

唰!

愕然听到汉森这句话,陈永刚的脸色微微一变,然后率先开口阻止萧叶继续争执:“萧叶,我们走。”

听到陈永刚的话,萧叶只好将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,然后与陈永刚走出指挥部,乘坐一辆专车离开了这个军事基地。

而维和部队其他的特战队员,均是一脸不满地瞪着汉森。

一方面,汉森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,利用手中的权力让他们损失了一名强大的战友——萧叶精湛的医术和强大的单兵作战能力让他们很佩服。

另一方面,接下来,他们还要继续接受汉森的指挥,完全没有安全感!

......

一天后。

萧叶与陈永刚乘坐飞机抵达了燕京国际机场,跟着旅客一同朝着机场外走去。

“对了,首~长,这次劫持人质的恐怖份子来自哪个组织?”

走着,走着,萧叶突然想到了什么,忍不住问道。

“地狱组织。”

陈永刚缓缓吐出四个字,表情极为凝重。

地狱组织极其强大与恐怖,令全球军方都为之头疼。

更为重要的是,地狱组织曾经与战龙特种部队交过手,并且导致战龙特种部队的上一任队长牺牲!

“妈~的,又是地狱组织!总有一天,我要亲手灭了这个邪恶的组织,为师傅报仇!”

听到陈永刚的话,萧叶双眼发红,双拳紧握,咬牙切齿地说着,浑身弥漫着森冷的杀意。

因为,上一任战龙特种部队队长是他的师傅!

耳畔响起萧叶的话,感受着萧叶的怒意、恨意和杀意,陈永刚停下脚步,犹豫了一下道:“萧叶,有一个坏消息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经上级会议研究决定,你被战龙特种部队开除了......”

陈永刚一脸苦涩,萧叶是战龙特种部队的王牌,如果有可能的话,他一定不会选择让萧叶离开部队。

“什......什么?!”

萧叶直接惊得愣在了原地。

“因为你没有在行动中严格执行维和部队负责人汉森的命令,汉森将你告上了军事法庭,我们尽全力争取,最终保住了你的自由,但你必须离开部队......”

陈永刚低声说道,他知道这个决定对萧叶是多么的憋屈与残忍!

“首~长,我曾对师傅的女儿立下誓言,也答应过我的兄弟,一定要带领兄弟们铲除地狱组织,为师傅报仇,而......你却告诉,我被部队开除了?!”

果不其然,萧叶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似的,顿时炸毛了,“虽然我没有执行那个蠢货的命令,但我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导致任务失败,相反,我及时救下了那些人质......”

“萧叶,我相信你所说的一切,也能理解你的心情,但也请你相信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首~长为了这件事,都跑到总部去拍桌子了!换句话说,如果不是首~长竭力保护你,你会被关在境外的监狱。”

陈永刚再次叹了口气,道:“因为,无论怎么说,那个叫汉森的家伙是那场行动中的最高指挥官,而你没有执行他的命令也是事实。”

“呵......怪不得汉森那个蠢货之前说,我不可能有参加全球特种兵大赛的机会了。”

萧叶双拳紧握,自嘲一笑,笑容之中充斥着凄凉,更多的则是愤怒。

这一次,陈永刚没有吭声,正如他所说,他能理解萧叶此刻的心情。

“首~长,谢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,也谢谢您这几年对我的照顾。”

几秒钟后,萧叶松开双拳,向陈永刚鞠躬感谢。

“对不起,萧叶,我们真的尽力了......”

陈永刚深深叹了口气。

“我知道,你们是顾全大局,我不怪你们。”萧叶轻轻点头。

“萧叶,虽然你被告上了军事法庭,但你营救了包括一百二十八名华人在内的人质,是部队的英雄,也是华下的英雄!”陈永刚又说道。

“首~长,从我当特战队员那一天起,我就没想过当英雄,也不在意英雄之名,我只求尽我所能保家卫国,做到问心无愧——再见,首~长!”

话音落下,萧叶对着陈永刚敬礼,然后转身,大步离开。

“萧......萧叶,难道你不去部队跟战友们道别了吗?”陈永刚冲萧叶喊道。

“战龙的兄弟只有一种道别——生死告别,阴阳两隔!”

萧叶头也不回地说着,然后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陈永刚闻言,身体狠狠一颤,而后呆呆地在原地站了好几分钟,才离去。

“嗡~”

与此同时,萧叶走出机场大厅,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,拿起一看,发现是战友秦战的来电,稍作犹豫,还是接通了电话。

“叶子,你到燕京了吧?”

电话接通,秦战率先开口问道,语气很急切。

“刚出机场。”萧叶如实告知。

“叶子,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,简直太他~妈气人了!你放心,我这就请假回去找我爷爷,请我爷爷把你留在部队!”

秦战不忿地说道,他的爷爷是军中的巨头,在军中威望极高。

“兄弟,上面有他们的顾虑,你的心意我心领了,不要让你爷爷为难。”

萧叶回道,他虽然很想留在部队,但也知道,哪怕秦战去找其爷爷,也很难做到这一点。

毕竟,这件事情不是内部的事情,而是牵扯到国外,影响太大。

若非如此,他相信,上面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!

“叶子,我也不瞒你,我的确无法保证我爷爷会帮你出头。”

秦战闻言,叹了口气,然后话锋一转,道:“不过,如果你能够做到一件事,我保证我爷爷肯定为你出头,而且铁定可以将你留在部队!”

“什么?”

“把我姐追到手,当我姐夫,当秦家的女婿!”秦战飞快地说道。

“胡闹!”

萧叶苦笑。

秦战的姐姐是秦家的大小姐,号称京城第一美人。

秦战不止一次鼓动萧叶去追求自己的姐姐,但萧叶都当成玩笑话,没想到秦战居然在这个时候又提起了。

“叶子,我真不是胡闹,你不知道,我爷爷将我姐当成宝贝疙瘩,你只要成为我姐夫......”秦战继续劝说。

“兄弟,你忘了,我有未婚妻的。”

萧叶打断秦战的话,同时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女孩的模样。

女孩拥有一张精致的脸蛋和乌黑圆溜的大眼睛,穿着一身水墨画的旗袍和一双黑色小皮鞋,扎着可爱的马尾辫,像是从水墨画中走出的仙女。

那一天。

萧叶和女孩第一次知道婚约的事情。

那一天。

他亲了她。

......

显示全部

类似小说

相关资讯

评论

我要跟帖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