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资讯

虐到呼吸都痛的现代小说-刺骨南荞小说在线阅读

浏览:515更新时间:2019-10-09 20:18

刺骨

主角:南荞 韩稹 作者:堰晗

属性:免费 状态:连载

时间:10-09字数:55154

小说详情 在线阅读
<

阅读方法

1.按下图方法,关注微信公众号:

复制

2.回复书号:43420 或书名:

刺骨复制
复制成功
朕知道了 打开微信搜索
↓↓↓ 离线阅读有记录,看书不迷路 ↓↓↓

app内找书技巧,可以搜索书名、作者或主角名试试!

《刺骨》是网络作家堰晗写的一部现代虐恋言情小说,故事情节超虐,男女主是南荞韩稹。讲述的是两人约定要去远方,所以在高考的那天南荞特意交了白卷,因此害的奶奶还大病了一场,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,这些她都不后悔,可换来的却是男孩的捉弄,她心痛了,誓言在他的嘴中不过是个玩笑罢了。

精彩章节

“延龄巷9号,韩稹,来取你的邮件。”

延龄巷本就不大,邮差这么一喊谁都听到了。

韩稹把手里的扳手一丢,走出店外从邮差手里拿过信件。

“稹哥,这啥?”

南荞嘴里含着棒棒糖,她看着韩稹手里的红色信封有些疑惑问道。

“………”

韩稹不语,转身进了店里,南荞跟了进去。

突然!

“北城大学录取通知书”几个大字赫然闯进她的视线。

北城大学,众人皆知这是全国最高等的学府,韩稹这种学渣怎么可能和它沾边,可事实就是沾上了关系。

南荞用力眨眼,甩甩头,再睁开,发现这不是自己的错觉,这是真的。

“稹哥,你?”

南荞不敢相信,他们不是说好一起去九洲打工,怎么突然之间他就考了北大?

韩稹依旧没有说话,脸上也没有过多的喜悦之色,但南荞看的出他很开心,因为他小心翼翼把录取通知书装回信封里的样子出卖了他。

“韩稹,你说话啊,为什么你会有北城大学录取通知书?你一个连老师都分不清楚的学渣为什么会有这个?”

彼时,南荞眼眶里全是泪水,她为了他放弃高考,而他却偷偷考了北大。

韩稹拿起扳手继续走到修车台,南荞追上去,她拼命拉扯他,背心都被扯烂了。

“韩稹,你说话,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?”

“没什么,不想去九洲了,想去北城。”

南荞还是不明白,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想考北大,你不是说想去九洲打工吗?你知道我为了你,高考交了白卷,我奶奶气的住了院,然后………”

南荞有些说不下去,这是上帝朝她泼了一盆纯正狗血啊。

韩稹没说话,甚至连一句“对不起”都没有。

他知道南荞喜欢他,而且十几年从未变过,但感情这事勉强不来,他也曾试图可怜南荞的执着想去接受,可办不到的事就是办不到。

南荞不甘心,在她看来这无疑就是一种背叛。

“韩稹,你背叛我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如果你和我说,为了你我也可以努力读书考北大啊!”

半晌,韩稹浅叹:“南荞,这不是背叛,我不喜欢你,这是你一直都知道的事,感情是你强加给我的,我认为我们之间除了朋友,什么关系都没有,我有喜欢的人,北大也是为她考的,你懂了吗?”

“是盛浅暖?”

“恩。”

韩稹不否认,他从初中就喜欢的那个女孩,他知道她一直想考北城大学,所以高三那年韩稹像变了一个人,努力学习,为的就是能和她在一起。

“你混蛋,韩稹,大混蛋!”

南荞拿起旁边的充气泡沫棒朝着韩稹后背打去。

就是这样,南荞也不舍得用力,可对方似乎没有体谅她。

韩稹从南荞手里夺过“凶器”重重扔在地上。

“南荞,你闹够了吗?你什么都好,就是太倔强,是我让你喜欢我的吗?你不是为了我放弃,你是对自己不负责。”

“哐当。”

韩稹丢下手里的扳手拿着那份录取通知书直接离开店里。

南荞颓然坐在地上痛哭,她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了,瞬间,她被巨大的难过吞噬着。

她父母在她三岁的时候就离婚了,爸爸找了个寡妇,妈妈不知道改嫁到哪里去,她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,靠着一个小卖部勉强度日,现在奶奶也被气的住院,她根本就没有重新来过的资本。

“南荞,医院喊你去。”

店外邻居阿叔的声音响起,她到现在连个手机都没舍得给自己买,为的就是存钱留着将来给韩稹创业。

她憧憬未来,可现实却给了她当头一棒。

南荞抹掉眼泪起身离开韩稹舅舅的修车店。

荆县刚下过一场暴雨,路上都是坑洼积水,南荞失魂落魄的走在人行道上,忽然,一辆轿车从她身边经过,将坑里的积水都溅在了她的身上。

人背的时候似乎所有倒霉的事都会找上门。

南荞用力抹掉脸上的脏水,这若是换作平常,她一定会拦下那辆车,可今天………

哎………

“擦擦吧。”

南荞正准备往前走,突然面前出现一个人,她并没有抬头去看对方。

“不用。”

南荞推开,径直往前走去,她现在不想搭理任何人,如果生命不是只有一次,说实话,现在她挺想去死的。

“南荞,等等。”

“………”

那个递餐巾纸的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南荞高中同学,堪称一级学神的沈暮時。

“南荞,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?”

沈暮時已经知道南荞高考的事,他也能隐约猜出这其中的原因,南荞喜欢韩稹在天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“打算去死。”

在沈暮時猝不及防的时候,南荞蹦出来这样一句话。

是啊,她还能有什么打算,复读没钱,前途渺茫,还打算什么?

“南荞,你别这样,如果你想……”

沈暮時话还没说完,南荞就走开了,她没有心情理韩稹以外的任何人。

甚至现在想到“北城大学”这四个字她就头疼。

医院是来催交医药费的,她奶奶被她气的这一病,直接用掉了半生的积蓄。

南荞想不通,真的想不通,韩稹怎么就会考上北大呢?

医院的病房有座机电话,南荞想了想还是打算把那个自己想问又不敢问的话问题问出来。

她拿起电话,拨通一个号码。

“喂,掰掰吗?我南荞,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“好啊,你说。”

“你知道盛浅暖考上了哪里吗?”

电话那头顿了十秒钟,在这十秒钟里,南荞在心里不断祈祷马掰掰口中不要说出自己最讨厌的那几个字。

“哦,想起来了,北城大学。”

“………”

若你要问,世界在一瞬间坍塌是什么感觉,那就是南荞现在的感觉。

所以,现在那个年年正数第二的学神,和韩稹那个年年倒数第一的学渣一起上了名校,而,她这个为了爱情自甘堕落年年倒数第二的学渣成了落单垃圾?

很讽刺,真的很讽刺。

韩稹考上北大的事一夜之间在延龄巷传开了,居委大妈轮番上门送关心,送温暖,街头巷尾的邻居都快把韩稹家的门槛踏破了。

巷子里甚至还为他拉起了祝贺的横幅。

就连他那个冷漠的舅舅,舅妈都开始对他嘘寒问暖。

南荞坐在小卖部门口,她想不通,真的想不通。

所以,是不是韩稹其实没错,错的是南荞,她不应该这么喜欢他?

看着韩稹家快被踏破的大门,南荞忍不住又哭了起来。

“荞姐,别哭了。”

忽然,南荞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孩,他叫辛小笆,因为喜欢吃鸡,外号笆鸡,初中辍学,现在和他爸在巷子里开网吧。

笆鸡是最了解南荞的,都十几年的邻居了,南荞喜欢韩稹那就是秃子头上的的虱子—明摆着。

“滚。”

南荞埋首于自己膝盖间,她的声音里溢满着浓浓的哭腔。

“荞姐,这事在我看来也不是没得救,真的,稹哥去北城上学,你可以跟着去那打工啊,只要你们还在一个地方,就还有机会,总有一天稹哥会被你打动的。”

笆鸡逼逼叨叨说了一大堆,南荞本以为是废话,却没想对她来说居然是醍醐灌顶啊。

对啊,她为什么不可以和韩稹一起去北城,他上学,她打工,只要他们在一个城市,头顶一片天,脚踏一方地,那就有机会啊。

韩稹说的没错,南荞真是倔强,不撞南墙不回头,头破血流还要撞,不撞死誓不摆休。

“死笆鸡,平时看你没个人样,没想到还会说点人话。”

南荞顶着红肿的双眼看着笆鸡,久违的笑容在她脸上荡漾开来,笆鸡有些晃眼,他微微别开头。

“死南荞,长这么好看做什么?”

有了这个动力,心里好像也没有那么难过了,南荞开始计划着和韩稹一起去北城的事。

韩稹九月开学,南荞不能马上追去,她奶奶身体尚未恢复,至少得把她老人家安顿好,才能北上。

显示全部

推荐阅读

精品阅读

评论

我要跟帖
取消
查看所有评论 共 0